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生活>正文

村里的女人老母猪作者不详 纯肉文小说一女多男

2020-11-21 19:52:36 情感生活

秦铭一听大哥这番话,立时像泄了气的皮球,一下子坐在沙发上,浑身冰凉,这大哥简直就是变色龙,说变就变,头前还说要与他同仇敌忾,这不到三袋烟的功夫,就换了一个人似的。难以琢磨,无法彻透,俺爹也不是他那样子啊,就随他娘了。

酒菜上齐了,秦川很殷勤,给我斟满一杯杏花春酒,他自己也满上,将酒瓶递给秦铭,“你自己来吧。”

寒暄了几句,我是真的饿了,一顿风卷残云,酒也干了,菜也剩盘底。

秦川喝的舌头打结,他是没有酒量,一点毛毛雨就把这厮熏倒了。

“火旺,我……嗝,秦川,压根,就没想到,你会这么够意思,慷慨大方,以前,我错怪你了。我……嗝,以为你是想着冯家的海市辰楼……嗝……秦铭啊,你……你以后对火旺,客气点,他帮了咱们大忙。”

秦川两杯酒下肚,整个人都不好了,啪在桌上打起了呼噜。

秦铭咬着筷子,沉思着,也不吱声。

“秦铭,《爱情是一种风声》很美的爱情诗歌,我先睹为快了。”

秦铭在听到我这句话后,眸子亮了,他兴奋地说:“火旺,你也喜欢现代诗?”

“那是啊,我读中学的时候,就读席慕蓉,顾城,舒婷的诗歌,老喜欢了,晚上朵在被窝读,俺娘不让俺看闲书,俺就偷着看。”

“那真是同命相连,俺娘也不许俺看闲书,俺就偷着看。火旺,没想到,你还喜欢诗歌。”

村里的女人老母猪作者不详
村里的女人老母猪作者不详

“呵呵,啊,我不仅喜欢读你写的爱情诗歌,我自己有时候,也涂抹风雅。来,咱把你哥弄到沙发上睡,咱哥俩好好掰扯掰扯诗歌。”

秦铭帮我将秦川抱到沙发上,就扎在桌子上,给我谈论印象派,抽象派,还有朦胧派,山药派,我暗自窃笑,我连自己名字都写错,还作诗,那比让我生孩子都难。

“秦铭,你诗集出版了,到时候给我一本你签名的书,俺给你十倍的价钱。”

“吱吱,啧啧,你这不是把我看扁了吗?文人吗?不是清高,他最在乎的不一定是钱,有一个读者爱他的文字,那就是最大的收获。”“嗯呢,秦诗人,你是火旺的老师,等明天的记者招待会,你一定好好宣传下,诗集热卖,大卖,多么幸福的事情啊?”

“嗯?等等,火旺,什么记者招待会?我不知道啊?”

“哎我天啊!冯蝶小姐已经向冯家寨的所有人宣布了,也向本市的社会名流,文人雅士发了请柬呢!”

“……哦,啊,嗯,这事也怨我,唉!其实,蝶对我很不错的,我不爱做生意这一行,觉得枯燥,就没帮上蝶什么!惭愧,可,她举办记者招待会,单纯是因为我出书的事儿吗?”

“秦诗人,我们的才华横溢的姑爷,你很聪明的人,如果冯小姐只是为你诗集出版发行,开记者招待会,社会上的人会怎么看你了又怎么看冯蝶小姐?大家还以为你是冯蝶用金钱包装出来的诗人,是赝品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