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美文>正文

黄色小说摸少妇哺乳放浪 一个陌生的城市

2020-05-17 16:34:12 情感美文

櫃台前總算只剩下穆愆宇和田茵茵。

田茵茵想了一下才整理出來要問的問題。

「你哪個學校畢業……不不不,這不重要,你先說說你叫什麼名字好了。」

穆愆宇喜歡她說學歷不重要這句話,因為他真的沒有學歷。

「穆愆宇,我寫給妳看。」他拿來紙筆將名字寫上。

「你……之前在哪個音樂機構或是教室教鋼琴?」這樣說會不會太小廟裝大和尚了?可是,她真的想知道啊!這樣她也比較好找出這個人的來歷。

「我之前是快遞員。」

「快遞員?!」她相信她的眼睛已經快凸出來了。

「是啊,送貨送信件。」

「送貨?!」暴殄天物啊!這樣的手去送快遞,「騎機車?!」

「是啊。」這沒什麼好訝異的吧。

總算知道為什麼他的手是這種顏色了。

「你從來沒教過學生?」

穆愆宇搖頭,「一定要教過學生?」看來工作還是很難找。

「不是。」田茵茵連嘆氣都嘆不出來了,鋼琴界的損失啊,這樣的人沒出來教學生彈鋼

琴,難怪台灣要拚死拚活才能得到個國際獎項。

「你們目前沒缺老師?」

「唉。」不缺才怪!只是她哪請得起這樣的大師!

看來這位大姊很頭痛,穆愆宇不會勉強人,也不善於強迫推銷自己,於是起身道:「我打擾太久,該走了。」

一个陌生的城市
一个陌生的城市

「不!」田茵茵只差沒跳上櫃台將這男人留下,「我想請你開個價,以及你可以授課的時間,目前恐伯要委屈你教一些藝術大學的學生,過一陣子才會全部轉師資班的學生給你,因為我們教室畢竟還是小孩子居多,怕請你教的話,太……」

「開價?!」他沒有概念,一般人教鋼琴一堂課是多少錢?

「一般我們教藝院級的老師是以五十分鐘計,每一堂課是兩千二……」

「兩千二?!」他快遞每送一件抽紅十元,老天,他要送二十二件……台灣這塊土地的價值觀會不會差距太大?

「太少?!對不起、對不起!但是我們最高只能請到兩千四,所以……」

「我接了。」

「真的?!」謝天謝地、阿彌陀佛,可以留下這個人,她的音樂教室如虎添翼啊!

「請你把聯絡電話留給我,我今天晚上請櫃台將班表排好通知你上課時間好嗎?」

「好。」

待穆愆宇走出音樂教室,田茵茵馬上挖出櫃台的行動電話撥了出去,整個教室的課表安排全在棠羚手上,要挪要換全要問過她,今晚她要是沒來就完了。

「喂?」

「棠羚嗎?」田茵茵連口氣都含著笑。

「是啊。」

「我是茵姊,我告訴妳,妳今天提早來重新整理課表,我發現了一個超棒的老師,我要把藝院的學生全挪給他,妳來聯絡聽見沒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