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美文>正文

老师把裙子撩开让我桶 高辣NP黄文

2020-07-04 12:12:47 情感美文

吵死了!

一大清早,谁在外头叽叽喳喳,吵得我不能睡?

我抓了棉被把耳朵摀住,那像一堆三姑六婆在聊八卦的高亢嗓音,还是钻进我耳膜内,似乎非逼我抓狂不可!

我瞭,我真的瞭,光听声音就知道又是那群七早八早就起床的麻雀,聚集在窗口边那株软枝黄蝉上,进行不定期举办的早餐会。

麻雀的鸣噪真教人烦躁,吵得我一大早肚里就燃起一把霹雳火……

×的!院子里的树一大堆,干嘛一定要选在靠近我房间窗外进行集会?是很好玩喔!就不要再叫一声给我听到,否则……

一、二、三……

「哇──」

我跳下床,冲到窗边大吼一声,刚才叽叽喳喳的那堆麻雀,早被我的吼声,吓得屁滚尿流,落荒飞走。

「再来呀!有胆就再来!」我把纱窗打开,对着飞到苦楝树上的几只麻雀吼着。

别停老师还要

早晨的空气带点凉意,闻起来特别舒爽,我的火气消了一半,睡意也同时跟着消失。

趴在窗边往外看,我这才发现,院子里的盆栽怎么好像愈来愈多?曲小凝那女人真的闲得没事做,一天到晚就在种花种香草……

对了,忘了告诉你们我的名字──什么?真的假的,你们全都知道我是谁?有这么好猜吗?

对啦!我就是念倍燕,也是烈结子。

为什么我有两个名字?怎样?是不行喔?

老师把裙子撩开让我桶
老师把裙子撩开让我桶

好啦!告诉你们,烈结子是我的本名,念倍燕是收养我的牧师干爹帮我取的名字。

我的身世比一般人奇特,我的母亲是「细姨」……不!严格说来还称不上,因为我老爸没有娶她。

我老爸的元配比他大六岁,他在台北开了一间小药厂,认识一个日本的年轻女药剂师,两人在台北同居六年,还生下两个孩子。

对的,年轻女药剂师就是我老妈,我还有一个弟弟烈太郎,他有自闭症。

在我六岁的时候,我和太郎被老爸带回位于小镇的烈家,我老妈自己回日本,半年后病死了,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想我这个可爱的女儿,还是担心我那个笨弟弟,总之,她就是死了。

问我恨不恨?×的,当然超恨的!

在我读国中的时候,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,我放了一把火烧了烈家后院堆放杂物的仓库,然后,离开烈家。

之后,我到台北鬼混,什么坏事都干尽,心魂迷失,直到遇到牧师干爹,他试着把我拉出那个我一直找不到出口的黑色漩涡,我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掉进那黑色地带,但他从没放弃,一次次地把我拉回。

因为他的鼓励,我才有勇气再回到这个小镇,回来寻找我的希望。

也就是因为要回来小镇寻找我的希望,我在火车上遇到两个女人,一个是要来教我弟弟英文的家教老师桂尹熏,一个是要躲避继母,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的曲小凝,这件事说来很玄,玄到让我还一度心里发毛了好几天─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