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随笔>正文

被老伯灌满浓精 黄色露骨的小说

2020-05-06 10:49:57 散文随笔

步晚回到小区的时候可以说是相当的痛苦了,虽然是慢慢的走回来,但是却也还是非常的难受。

伤筋动骨一百天,虽然说原本的目的就是为了拉筋,但是拉筋的时候却也是实实在在的会造成一些损伤,这是必然的。

更为倒霉的是,在楼下遇到了妈妈。

步婉歌:“你的脚怎么了?”

步晚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她还没有跟妈妈说自己去练舞的事情。

步婉歌:“还有最近你都是出去哪里?星期天都玩的那么晚。”

步婉歌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女儿:“我说,你不会是去打架了吧?”

步晚猛的摇头:“没有没有。”

打架什么的,那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虽然从小也不是什么三好学生,但是步婉歌却也从来没有打过架。

老实说,就是怂,没有其他的原因。

步晚:“我去学舞蹈了。”

步婉歌有些惊奇:“怎么突然想去跳舞了?在前边的广场?”

步婉歌的第一认知里,就是广场里的那些广场舞。

她也是去看过的,不仅仅是她这个年龄的,也有很多年轻人在跳的。

步晚鼓起了腮帮:“不是,我是去舞蹈室学跳舞了。”

步婉歌的脸顿时拉了下来。

最后,步晚蔫蔫的跟在了妈妈的后边,一起进了家门。

步婉歌在路上也没说什么,但是步晚还是觉得有点怕怕的,心里七上八下的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被老伯灌满浓精
被老伯灌满浓精

步婉歌:“坐下。”

一身汗味的步晚乖乖的坐在了对面。

步飞宇出来了:“妈,回来了。”

“嗯。”步婉歌点头:“我跟阿晚说点事。”

步飞宇和步晚交换了一个眼神,无视了步晚的求助,步飞宇回了房间。

步晚的嘴角瞬间的垮下了。

步婉歌:“行了,说吧。”

步晚:“说什么?”

步婉歌:“还说什么?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的?”

步晚:“也不算瞒着呀,我只是去学了跳舞而已。”

“学了跳舞而已?如果只是学了跳舞你有什么不敢跟我说的?”步婉歌自认为还是了解自己的女儿的,因此觉得肯定有什么是瞒着自己的。

步婉歌看着女儿:“你不说是吧?也行。”

她说:那么我来问。“学这舞花了多少钱?”

步晚报了一个数字。

步婉歌一听,差点跳了起来。

然而她也压住了自己的怒气:“钱是你自己赚的,原本就是你自己的嫁妆,你要是随便花出去了也怪不了谁。”

步晚点头。

步婉歌:“你学的是什么舞蹈?将来有什么用?”

步晚挪到了妈妈身边:“妈,你看那些学跳舞的人多漂亮呀,我不是就想让自己变得更优秀一点吗?”

步婉歌:“你学,我不拦着你,毕竟你成年了,有自己的选择。”

步晚松了一口气,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很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