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随笔>正文

她的紧致甬道 喷奶 小说

2020-09-16 09:58:06 散文随笔

“走,我也要趁你有空帮我找一件。”阿紫有点着急起来,这种机会可不是随便都有的。

虽然跟杨奕是朋友,但总是麻烦人家,而且还是为了赚钱,也会觉得尴尬,次数多了人家会觉得你这人怎么这样?分明就是利用人呀!

阿紫抬手的时候,杨奕才留意到其手腕还绑着一样东西。

核雕?杨奕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词语,乍一看,好像雕工也相当不赖。那是八仙过海的情景,惟妙惟肖。

“这东西你什么时候买的?”杨奕忽然问道。

“这个吗?”阿紫抬起手,晃了晃那个拇指大的核雕,有点意外地问道。

杨奕很快就傻眼了,连小慧、罗晓玉都每人一个。他看了下,这些核雕都非常不错,年代先不提,就凭那雕工,三两万不成问题。

“我看看。”

小慧等人连忙递过去,紧张而又期盼地看着杨奕。见杨奕这种表情,她们隐约觉得,自己好像误打误撞找到了宝物。

“怎么样?”阿紫问道。

“哪有那么快?阿紫你让他好好看一会。”罗晓玉打断阿紫扰乱杨奕鉴定。

作为拍卖行的员工,虽然不是专业鉴定的人手,但多少会耳濡目染,知道鉴定是一样严瑾的细活,需要很仔细,最好是不要打扰。

阿紫闻言,也冷静下来。如果那东西能卖到闫景辉那个胭脂盒的价格,她就满足了。那么小的东西,也不期望能赚大钱。

小说
小说

半饷,杨奕才从鉴定的状态走出来,将东西还给她们。

“你们怎么弄到手的?运气不错呀!”

罗晓玉才将刚才的过程说了一遍,这还得感谢小慧,不是她忽然跑去挑那些小工艺品,也不会机缘之下每人得到一个。

“就只有这三个?那阿姨呢?”闫景辉连忙问道。

一听杨奕这种话语,便知道这些小玩意是宝贝,而且比他得到的胭脂盒还要值钱点。他就想弄清楚,那名阿姨走哪里去,赶紧去再找一找,说不定还有宝物。

“这种东西就剩下三个,人家串在一起的。其他的应该不会值钱,我们经常见,街边那些精品店很多。”阿紫爱不惜手地把玩着那小小的宝贝。

闫景辉有点失望,问杨奕:“这种东西叫什么?”

“核雕!这是乌榄核,雕琢这东西的人应该是个名人,不过我看不出是谁。”

杨奕介绍,此为民间微型雕刻工艺。以桃核、杏核、橄榄核等果核及核桃雕刻成工艺品。民间多以桃核雕刻,穿孔系挂在身上作为“辟邪”。有制成佩件、扇坠、串珠等为文人清玩。

其艺术特点是在较小的果核上表现出复杂的题材,雕刻手法也细致入微。所刻有诗文或渔家乐、百花篮、罗汉等题材。

“难怪,我在老家,就看见有孩子戴桃核雕琢的小挂件。”阿紫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