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随笔>正文

好深~好湿 一看就湿的黄小说

2020-09-16 12:15:14 散文随笔

“死不了,”白昼淡淡解释道,她心里想的是,要不要再给千沐来上两刀,再说了,她已经通知杜康过来了。

杜康是千沐晨的御用医生,天才医生一枚,千沐晨在哪儿他就跟到哪儿,就算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,他也能凭借高超的医术把人救活。

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冯晨拍著自己的小心肝连声说好,他之前还提出把老板送去医院,有杜康在,送什么医院呀。

在杜康到来之前千沐晨又醒了一次,还好绳子绑得够紧,再加上失血,他挣扎了一会儿,很快就放弃了,他紧紧闭著眼楮,俊脸扭曲著,额头青筋直跳,好像在努力隐忍著什么,见他痛苦的厉害,白昼特别好心的又把他打晕了。

不知道為什么,远在帝都的李谙乐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,她心跳加速小脸煞白,像是一口气喝了很多咖啡导致的咖啡因中毒似的。

她看了一下手机,还不到晚上十二点,抱著玩偶躺下来,却怎么也睡不著。

透过窗帘的缝隙,李谙乐看到一排笔直的路灯,路旁的树影婆娑,四周一片寂静,她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。

李谙乐有一种想给千沐晨打电话的沖动,这个时间点,不确定他是否已经睡了,但她还是拨了千沐晨的电话,电话通了,但是没有人接听,直到有一个甜美的女声提醒她稍后再拨,她不死心,又拨了一次,这次电话很快接通。

好深~好湿
一看就湿的黄小说

“千沐晨,你睡了吗?”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小声问道。

白昼看著手里千沐晨的手机,她犹豫了一下,电话不是她接通的,只是从千沐晨裤兜里拿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接听键,屏幕上闪烁著谙谙两个字,传来的声音低沉又慵懒,很好听。

知道谙谙是千沐晨的女朋友,白昼还没有见过,她想直接挂了这通电话,毕竟这时候拿著接听男友电话的是个女人,任何女孩儿都受不了吧。

但是鬼使神差的,在电话又传来女孩儿声音的时候,白昼轻声咳嗽了一下,她只能出声,“谙谙小姐你好,我是千沐晨的下属,他现在受伤了,正在处理伤口,不方便接听电话,”被?了好几道口子,这也算受伤吧,白昼暗想。

“啊?又受伤了?”惊的李谙乐立刻从床上坐起来,她著急的问道,“他伤到哪儿了?伤的重吗?”她以為千沐晨又被亡命徒给打伤了,他的暗影从事的事业太危险了,作為暗影的王,他被刺杀应该是家常便饭。

白昼捂著额头有些无奈,她应该怎么回答才能让老板的小女朋友不担心?

“伤到了胳膊,只是皮外伤,不要紧的,”白昼用平生最温和的口气对著电话开口说道,客观的描述老板的受伤情况,她这不算撒谎吧?

“那就好,”李谙乐松了口气,不过她的心很快又提了起来,她不禁问道,“不会是上次在马路上追杀我们的那群人干的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