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随笔>正文

孙晴江林全文阅读 满肚子浓精涨走路h文

2020-09-16 14:38:30 散文随笔

纪陉年握笔的手陷入极致的颤动,眼底一片狂风暴雨,多么可怖的认知,多么可怜……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份浓烈的罪恶,正一点一滴地被释放出来,“可是,我不敢……”

“陆先生,请上车!”洪涛站在宾利的后座车门边,做了个请的动作。

陆远坔乘坐的飞机降落在F市机场时,已至凌晨两点,机场门口只有一排路灯迎接他,而机场这里离市区又有不小的距离,一眼望过去,皆是黑黝黝的,不着边际。

“陆先生,我们送您到酒店休息!”副驾驶座上的洪涛转头对陆远坔说,来接他之前莫凉枫有过交代,对这个人必须要三分客气七分恭敬。

大概是长时间坐飞机后的疲惫,陆远坔海一般深蓝色的眼睛变淡了许多,他开口,不太标准却很清晰的中文,说道,“我想先去看看她……”

洪涛微微一讶,怔了小半会,才吩咐司机调头,“回莫家!”

室内的小台灯搁在床头柜,橘黄色的灯光柔柔地罩着她,瓷白的肤色经暖暖的光束,生了透明感。

被子盖住了莫瓷整个身子,余下半截白嫩的脖颈,长睫随着呼吸扇动,娇俏的五官赢弱得不像话。这一晚,她的房间进进出出都是人,莫凉枫更是彻夜守着。

陆远坔只在床头看了看她,接着走过去和莫凉枫肩并肩站在窗前,“她为什么突然这样?”厚重的麻帘被捆在两边,留下半透明的纱幔,隐约可视外面。

孙晴江林全文阅读
孙晴江林全文阅读

“小瓷的事,你知道多少?”莫凉枫两手交叉搭着手臂,悠悠地开口问。

陆远坔偏头看床上躺着的人儿,眉眼尽是雾气,“全部。”

他知道的,是莫瓷的全部,从开始到被迫终止的,全部!

“她昨天,去了当年那个酒吧!”隐忍的声线,在寂静的夜晚无限放大,悲凉的痛楚。

陆远坔眉上雾气尽散,眨眼间,脸色阴霾,“我以为你能把她保护得很好!”

“是……”莫凉枫轻吁口气,被一个不太熟悉的男人指责,这种滋味还真挺难受,“是我没保护好她,现在是,当年亦是。”那年的事,在她的回忆录里,仍然是噩梦。

那晚,磅礴大雨下一天一夜没停,颇具摧枯拉朽之势,似要把罪孽全数冲刷在那场大雨中,只是没有成功罢了。

意识到刚才情绪起伏太大,陆远坔放缓了语气,“sorry,我太激动了。”

“无碍,我理解。”

气氛顿时尴尬,幸好床上的人突然呢喃出声,可明明是呓语,但在格外安静的房间扩大,隐隐约约还是听得清的。

仅有的一句,两人脸色俱是复杂,一个心痛难抑,一个更多却是震撼。前世到底有着怎样的刻骨铭心,今生才至这般日不念,夜不安的地步?

莫凉枫眸里已有泪光,勉强忍着鼻酸,侧头向别处,问道,“她什么时候能醒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