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随笔>正文

啊 快点太深 唔啊放荡校花唔啊

2020-11-20 22:34:54 散文随笔

“这个,呵呵,激动了,激动了。”我尴尬的解释了一下,很快重新冷静下来,观察了一下身后的通道,这里很深,还远远没有到尽头,但是却可以看出来,这条通道是认人为弄出来的。当初弄这个通达的人不知道是什么心理,因为它很奇怪,很高但是却很狭窄,似乎是故意弄出这样的。

难道当初的人也遇到我此时的状况,所以故意弄出这么一个狭窄的通道,来阻挡那老僵尸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这个岔道肯定就是执法队弄出来的了。

我摸了摸头上的冷汗,然后走到几人面前,他们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,好像我脸上长了花一样。

“老五,那,那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虎头终于说话了,打破僵局,也是避免我再尴尬。

“僵尸,不,因该是金甲尸。”我说道。

“金甲尸?不会吧,这里怎么会有那种东西?”几个人都呆了呆,显然这个回答让他们觉得很意外。

“别说了,我们找找,看有没有出口。”

我向通道的深处走去,很快就来到一处非常宽阔的地方。这是一片被开辟来的所在,足足有几十平方的空间,而这里也是通道的尽头,再往深处就没有路了。

不过在上方可以看到打出来一个洞口,但是并不是很深,只有几米的深度,明显有人想在这打出一个通道但最后却放弃了。

这个结果让我们感觉很失望,这里竟然是一条死路?这么说的话,等一下我们肯定还是要再出去的喽?可是有一个金甲尸在外面,出去的话不是自找麻烦吗?

快点太深
快点太深

我在四处查看了一下,但却没有没有什么收获了,看来这里真的不是什么重要的场所。

等了一会,我站起身,慢慢向入口走去,直到快要走到出口,都没有再看到那个金甲尸。但我却不敢继续往前走,谁知道它是不是就在附近,这东西可不能让它近身,只要被它抓住,麻烦就大了。

我从旁边捡起一块泥块扔了出去,等了很久也没有什么动静,这让我觉得它应该已经走了,当下长呼一口气,慢慢向出口走去。

可就在刚走到出口的位置,一个巨大的黑影就扑了过来,不是那金甲尸还是什么。

我被吓了一跳,快速的后退蹲下身体,将手中准备的道符甩出去,然后重新返回到里面的空间,才安全放松下来。

想到刚才的景象还心有余悸,要不是反应快,并且用道符阻挡了一下,这时候我说不定已经完了。想到这里不由苦涩不已,金甲尸竟然在出口处埋伏着,它竟然还会使用战略?还让不让活了。

不过我也知道,这恐怕只是巧合,要是这东西也能思考的话,我根本就逃不到这里,在追过来的路上它随便捡一块东西砸过来,也能把我砸的半死。

看来从出口已经没法走了,要是它一直在出口处蹲守怎么办呢?所以只能找别的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