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随笔>正文

两男一人一只奶 女生看了湿透了的文章

2021-05-04 15:27:25 散文随笔

沈炼点了点头,同意了董军的说法。

董军口里的黄秘书他是知道的,欧阳市长的亲信。这件事只要跟欧阳市长打声招呼,会很容易解决。

毕竟老城区拆迁事关重大,黄秘书只要不傻,三号户主完全用不着拆迁办的人出面。

三人一起来到老城区中央的一栋破旧楼房前,董军带路朝楼里走去。

这楼已经有几十年历史,楼道内脏乱不堪,大堆的苍蝇嗡嗡嗡响着,气味刺鼻。

来到二楼,董军走到中间一户门前敲响了房门。

“于小伟,开门!”

“谁啊!”

房里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回应着,拉开了门。

四十来岁的样子,身高约在一米七左右,胡子拉碴,大裤衩,宽松白背心,人字拖。双眼无神,眼白略多的缘故,双眼看上去十分阴狠。

于小伟对董军和赵玲娜不陌生,斜眼打量着,嗤笑道:“我上次条件都说了,这次来是同意了吗?”

沈炼问道:“什么条件?”

于小伟翻了翻眼睛,这才看向沈炼。见对方一副略秀气的样子,大咧问董军:“这谁啊?”

“沈总,老城区的项目的总负责人!”

“看来我面子还不小,这么大领导都亲自来了!”

“于小伟,你放尊重点!”

“我怎么不尊重了,来来来领导,咱喝茶!”

于小伟满不在乎就去扯沈炼的胳膊。

董军还要说,沈炼眼睛止住了他,跟于小伟来到沙发前。

两男一人一只奶
两男一人一只奶

于小伟真的倒了杯茶递给沈炼,又从口袋掏出一包瘪在一起的软包红塔,递给沈炼一根:“抽烟不?”

沈炼摇头。

于小伟自顾点燃一根,烟雾缭绕间,赵玲娜不由捂了捂鼻子。

这房间味道实在是太大了些,密不透风和一些不知道是什么发出的酸腐味道,如今再加上烟味,着实让人闻之欲呕。

沈炼直言道:“怎么你才肯签字!”

于小伟瞥了眼董军,董军附耳低声道:“沈总,他在小区里霸占的有块公家的地皮,建了家临时茶馆。拆迁的时候,他要连带着茶馆一起赔偿,并且按照商业地皮价钱算……”

沈炼点头示意明白,道:“茶馆属于违建,就算是我也没本事帮你申请到拆迁补偿。这样,你建茶馆用了多少钱,说出来,我个人掏腰包给你!”

于小伟看着沈炼嘿嘿怪笑:“领导,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呢?”

赵玲娜对于小伟反感无比,见他跟沈炼如此说话,忍不住嘲讽道:“吃相那么难看,你可不就是个叫花子!”

于小伟一点也不生气,笑眯眯的看着赵玲娜鼓囊囊的胸口:“小娘们,爷爷是叫花子,就是讨饭来着,有本事你别来我家啊!”

赵玲娜气的瞪眼,张口就要跟他吵起来,但看于小伟凶悍,一时没敢吱声。

沈炼示意赵玲娜别说话,道:“于小伟,这小区所有住户我统计了一下,一共是八千多户。到现在,只剩下你还有彭燕两个人没有签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