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小说>正文

埋入体内贯穿了对方 花核有水

2020-09-15 08:26:59 情感小说

想起俩女儿曾经的遭遇,她不由紧张,“是啊是啊,我也说过让她带个保镖,可她说不需要,现在……现在你白叔又不在家。”

“白叔去哪了?”

“一个老朋友从美国过来,我开车亲自去机场接了。”

凌沫雪想了想说:“妈,你别急,我打个电话给哥哥,让他去找小露。”

凌景琛的电话打通了,凌沫雪看了眼着急的母亲,举手让她先安静会,然后走到一旁说:“哥,你忙吗?”

“还好,快下班了,比较空。”凌景琛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轻松的笑意。

“哥,那你去中心医院找一下少枫和小露……”凌沫雪把这边的情况跟他简略地说了下,又问及了打火机的事。

凌景琛说:“这件事,我明天跟你见面再说。”

“好。”凌沫雪挂断电话,舒了口气,回头笑微微地对母亲说,“妈,现在不用担心了,我哥立刻就去找小露,妈,你上楼梳妆一下,爹地已经在家准备了。”

说起楚磊,夏燕妮目露纠结,轻叹一口气,“雪儿,你白叔说……最好等他回来,然后他陪我去。”

“啊?”凌沫雪吃惊,抬起手腕让母亲看表上的时间,“妈,白叔一时半会赶不到家,那你跟爹地见面的时间就错过了呀。”

“你给你爹地打个电话,就说我家里有事,迟一个小时再过去。”夏燕妮坐到沙发上,神色看去很无奈。

花核有水
埋入体内贯穿了对方

“好吧。”凌沫雪只好顺从。

楚磊一听要迟一个小时,刚刚打好的领带他一把就扯了,绷着脸说:“行行,我依她,她就算半夜三更过来,我也等。”

凌沫雪听了好笑,打完电话坐到母亲身边说:“妈,爹地说不管等多久,他都愿意等你。”

夏燕妮一愣,随即心头涌起一股酸涩,二十多年前的情景再次浮现在眼前……

“楚磊!”

码头,她跑向了正准备登船的楚磊,气喘吁吁,脸上淌着汗,眼里弥漫着水雾,跑到他跟前,她一把抓住他手臂急急道:“能不走吗?能不走吗?”

楚磊见她泪水盈盈,心里一疼,一把把她搂进怀里,声音沙哑哽咽,“燕妮,为了让你将来的生活过得幸福,我必须跟他们去探一次险,找到金子。”

“我不要金子!”夏燕妮伤心地推开他,泪水簌然落下,“我已经是你的人啦,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负责?为什么就不快点娶了我?”

楚磊满眼心疼地望着她,“燕妮,我现在没这个经济实力,你妈不同意!

再说,我也不想让顾锦成他们笑话我,笑我给不了你财富,笑我让你过苦日子,你等我一年,一年后我肯定会回来娶你的!”

“你骗子!你就是一个大骗子!你占有了我的身子,你骗了我的感情,你如果离开我,我不会原谅你的!”

想着刚才在医院里查出肚子里已有了孩子,夏燕妮哭得泣不成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