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小说>正文

啊啊啊啊不要啊 同桌往我下面放东西

2020-11-19 09:18:58 情感小说

酒宴结束后不少男人都喝大了,搂着自己老婆肩膀称兄道弟的,丑态百出。

钱处长喝得最多,对瓶吹了几扎洋酒,钱太太过去搀扶他时,他指着自己老婆跟旁边人说这谁啊胖得跟牛犊子一样,这么好的礼服真可惜了。

周围人忍着不敢笑,钱太太气得脸都绿了。

周容深秘书到酒店来接我,他没上楼,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下去,他说周局长喝多了,也在车里,刚结束一个应酬。

我和还在等自己丈夫的太太们道了别,马太太一再和我约定下次去俱乐部,她知道一家特别好的俱乐部。

我知道她是被宝姐给惯出甜头了,俱乐部的鸭子年轻力壮,玩儿几次当然会上瘾,市局不敢抓她,就算倒霉又碰上扫黄,她还是能走后门。

我笑着说我不感兴趣。

她告诉我试试就知道了,那可是人间极乐,妙不可言的。

她对着我耳朵问我见没见过二十厘米的大家伙,我被她臊得有些脸红,“马太太您说什么呢。”

她捅了捅我肋骨,“都是过来人了,有什么害臊的,回来我带你去见识见识,保准让你舒服得晕死过去。”

我赶紧借口自己有事躲开了,这些官太太说白了就是母狼,是鸭妓,十有八九都嫖过,市面上给自己家伙镶珠的鸭子,都是为了官太太。

这些女人最起码四十以上,下面松松垮垮,不粗不长根本没有摩擦的快感,我以为她们都藏着掖着,现在看来绿自己男人都是明目张胆的。

同桌往我下面放东西
同桌往我下面放东西

我等电梯时看到铁门上闪过一道人影,我吓了一跳,立刻转身去找,但什么都没有,我以为自己喝多了出现了幻觉,等我进去门关上,忽然一个男人在最后关头冲进来,他身手实在太敏捷,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他牢牢按在墙壁上,他朝我的唇狠狠吻下来。

我瞪大眼睛想要看清他的样貌,当我发现这对眉眼属于乔苍,我整个人有些颤抖,我用力推拒着他,在他怀里疯了一般挣扎,可他把我禁锢得太紧,他火热的吻充满了侵略性,每一口都要把我吸进他的喉咙,我在他疯狂肆虐的舌吻下身体软成了一滩水。

电梯从下楼变成了上楼,一直到达顶层都没有停顿,从三十三层坠下的每一分每一秒,都仿佛过得格外慢,他舌头离开我的嘴,舔舐着我被头发遮住的脖子和胸口,酥酥麻麻的感觉如同过电,不存在交易而只是一场疯狂的吻,我更加清楚感觉到来自于他的凶猛。

“你疯了。”

我嘶哑的喉咙喊出这三个字,我不能置信这么柔软的声音是来自于我,太软太绵了,更胜过我在周容深身下的每一次。

乔苍手扣住我的柔软,他狠狠捏着,“是不是再想睡你,我就要整他?”

我捧住他的脑袋,“你敢。”

他嗤笑了一声,“我没有什么不敢,要不要试试。”